NEWS新聞中心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444家互助合作社201家是“空殼”試點之初盲目追求覆蓋面
文章作者:     發布日期:2019-07-20 08:01:56   

五個多月跑了15趟,想貸300萬元卻只貸出50萬元。發展循環農業、做大產業鏈成了王先生想都不敢想的事。 

齊魯晚報訊(記者 張泰來 范佳)種植有機紅肉蘋果打算融資300萬元做大產業鏈,奔波五個多月連跑15趟只貸來50萬元;企業融資找擔保公司繳納75萬元保證金,貸款全還了擔保公司卻跑路了……18日,省地方金融監管局做客《問政山東》,多個難題被提及。

五個月跑了15趟

只貸下50萬

王先生所種植的蘋果是從瑞士進口的品種,無論是價格還是日常管理,成本都比普通蘋果高很多。正是看中了該品種的前景,王先生才接手了這片2000畝的果園。

但因為管理難度和稀有品種的前期研究需要資金較大,去年9月開始,王先生出現了資金緊張的問題。

“我們跑銀行,銀行說沒有抵押物不行,又說土地流轉經營權證可以。我們好不容易把土地流轉經營權證辦下來了,銀行又說不行,后來又告訴我們農擔公司可以提供農業擔保的貸款。”王先生的兒子說。

從去年秋天到今年春節,前后五個多月王先生和兒子跑了15趟,也沒能等到貸款。

今年3月,經省農擔公司擔保,王先生終于從肥城農商銀行貸下了50萬元。“計劃是貸300萬元,只貸下來50萬元。”在王先生和兒子看來,他們本想發展循環農業、生態農業,而現在連儲存蘋果的地方都沒有。

山東農擔公司肥城辦事處一位工作人員介紹,王先生如果想增加貸款,只有增加擔保物。面對這樣的解釋,王先生的兒子提出了疑問,去年他曾提議拿自己一處外地的房產作為抵押,但最終因為程序繁瑣選擇了放棄。他認為如果有房產作為擔保物,為何還需要農擔公司?如果蘋果賣得好,又怎么會需要貸款?

對此,省地方金融監管局局長劉曉表示,確實存在金融機構對涉農項目不愿意貸款、不敢貸款,或者不會貸款的問題。比如王先生的種植果園沒有抵質押物,那么可以探索用他的承包經營權來抵質押貸款。他還建議要把農業保險引進來,和金融、銀行業一起提供這種服務。

保證金還沒要回來

擔保公司失聯了

目前,全省有417家融資擔保公司,但調查發現,這些擔保公司有的卻并不靠譜。

菏澤市閆先生經營著一家建筑工程公司,2014年4月,他在菏澤農村商業銀行辦理了500萬元貸款業務,同時向擔保方菏澤恒潤融資擔保有限公司繳納了75萬元的保證金。

2017年,閆先生還清了所有貸款之后,這75萬元的保證金卻再也沒見到。菏澤恒潤融資擔保有限公司的辦公地點早已被其他公司所用。

閆先生曾在2017年起訴擔保公司。法院判決被告菏澤恒潤融資擔保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3日內,支付原告保證金75萬元及利息??梢恢钡浆F在,閆先生始終未能見到擔保公司的人,電話也打不通。菏澤市金融監管部門負責人表示,這家擔保公司確實失聯了。

省地方金融監管局局長劉曉表示這事的確有些荒唐。劉曉說,這反映了地方金融監管部門對融資性擔保公司監管比較粗放、監管不到位。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監管工程正在加快建立,將實現全方位全區域實時監測。

針對閆先生的具體問題,劉曉表示將安排現場調查,同時與法院溝通,盡可能地幫助企業主避免這些損失。

針對全省的400多家擔保公司,將進一步檢查,及時發現問題并及時處理。

數字普惠金融項目

簽約后不少還沒上線

去年9月儒商大會期間,省地方金融監管局與螞蟻金服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就山東省域“數字化普惠金融”項目進行全面戰略合作,切實提升偏遠地區貧困地區人民群眾的金融獲得感。

根據規劃,項目將建立符合當地行業特色的授信模型,為縣域農戶提供無抵押、免擔保、全天候的信用貸款服務。

然而記者在寧津大曹鎮和時集鎮發現,不論是普通農戶、市場商戶,還是基層鎮政府工作人員,對于這項服務都一無所知。有四位農戶先后通過手機登錄了該項目專屬的普惠貸款個人頁面,只有一位受訪者成功獲得貸款額度,其他三位都無法使用這一功能。

寧津縣金融辦工作人員介紹,目前寧津普惠貸款業務已委托給寧津縣惠寧城市建設投資運營有限公司運營。公司工作人員解釋:“現在才剛開始搞,弄了不到一個月,有好多問題我們還在溝通。”

而根據之前省地方金融監管局網站公布的信息,該項目計劃2019年3月前正式運行。

省地方金融監管局局長劉曉說,目前有58個縣簽訂了協議,只有三十多個縣上線,說明這些地方在數據整合環節存在一些問題,工作還不到位,推動力度還不大。劉曉也給出具體時間表:“爭取在年底讓已經簽約的全部上線。”

農村合作金融試點

政策設計有缺陷

山東是唯一獲準新型農村合作金融試點的省份,然而,試點卻并不順利。泰安市泰山區的厚方農業合作社,是一家擁有信用互助業務資質的合作社,在其門外也懸掛著信用互助合作社的牌子。但當記者稱要辦理互助貸款時,相關負責人表示:“現在不做貸款這方面的業務了。”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岱岳區岳洋農作物專業合作社,工作人員表示沒有金融互助業務,原因是股東不同意開展。同時,他還透露,泰安市通過省資格認定的這30多家試點合作社,一共有4家開展業務,其他的都沒開展業務。

而在菏澤市成武縣一家菜豆種植業合作社,盡管業務正常開展,但受到種種限制,2016年2月試點至今,累計互助金額僅有58萬元。

省地方金融監管局局長劉曉表示,全省開展試點444家互助合作社,有201家沒有開展實質性的互助業務,成了“空殼”。試點不順利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試點之初,盲目追求覆蓋面,這是脫離實際的;其次在政策設計上也存在缺陷,比如提出社員制、封閉性,這種封閉性的運作一方面為了防風險,另一方面客觀上造成業務開展難,也就是說同一個合作社內,農民有錢時大家都不借錢,農民都沒有錢的時候借不著錢。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查询 南粤36选7开奖 股票技术分析大全 内蒙古11选五中奖规则 闲来麻将app 犀照牛渚打一生肖 吉林体彩11选5走势图 体彩十一运夺金11选五 湖南幸运赛车电视走势图 佳永配资 黑龙江11选5中奖规则